北京赛车群

qq个性签名  qq伤感签名  qq情侣签名  qq搞笑签名  非主流签名 

您现在所的位置: 首页 - 个性签名 - 非主流签名 - 正文

非主流試驗田東西聯大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正文

类别:非主流签名 | 点击: | 日期:2019-07-15

原標題: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

非主流試驗田東西聯大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

  白岩鬆和他的學生

非主流試驗田東西聯大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

  白岩鬆在演講

非主流試驗田東西聯大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

  學生做的卡片

非主流試驗田東西聯大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

  白岩鬆在河北大學演講

非主流試驗田東西聯大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

  學生們在聽白岩鬆的講座

  白岩鬆從包裡掏出兩件T恤,一件橫格子,一件嫩綠色。最后他選擇了后者。

  上場了。光線打在他泛起熒光的綠T恤上,鱗狀雲點的白發變得朦朧。台下3000多名觀眾被忽閃的藍色柔光籠罩著,方形台中心的白岩鬆,仿佛佇立在一塊晶亮的浮冰上。

  演講鏗鏘穩健,第27分鐘,白岩鬆突然側身,音量增大。

  “借個手機,姑娘。”看著一臉訝異的姑娘,他神情自若,“我不會打開它的,這是人體的外挂器官。數據顯示每天你們得有幾個小時與它粘連,但我也經常說,手機還是手銬。”

  5分鐘后,他舉起手機:“沒事她很放心,有密碼。私媒體如同隱私,神聖不可侵犯。”

  “實驗”持續到第10分鐘,他講了自己摘眼鏡戴帽子坐地鐵的故事:“沒人認出我,全車人都在看手機,誰會看臉?”

  最后他歸還手機,洞悉心機般問:“一旦手機離開身體好幾米,不適感是不是在加劇?”

  2019年6月10日,白岩鬆巡回公益演講《對白》的第一站在河北大學。不用微博微信,多次強調“和手機不親”的白岩鬆,偏偏把主題定為《新媒體時代,新在哪兒》。

  愛用手絹、環保手袋,推薦《道德經》,知名新聞人白岩鬆身份多元:全國政協委員、學生導師、公益代言人等。坊間,他被各種標簽包圍:“正確先生”“自帶彈幕解說員”“新聞守夜人”等。

  “他逆流而行,又站在時代的潮頭。”《對白》項目負責人王立明這樣總結。作為和白岩鬆共事過16年的央視評論部老同事,他也常會和白岩鬆“失聯”。

  “白岩鬆不用微信,短信有時也不及時看,節目溝通緊急時,我就發微信給他愛人轉達。有一次錄節目結束,手機關機都5個小時了,他才想起找手機。”王立明笑著感慨。

  2019年,人工智能洶涌,5G蓄勢待發。年過50歲的白岩鬆,迎來“完美錄入”他聲音的智能機器人“小白”,他也在復古與新潮之間,調試著新媒體邊界和自己的內心。

  “我喜歡足球場上的那句話,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。”白岩鬆在《對白》演講中強調。

  “你會被機器人小白取代嗎”

  上次在河北大學的演講,還是18年前。

  2001年5月,白岩鬆第一次到河北大學。那一年,白岩鬆剛主持悉尼奧運會獲得成功,正處事業巔峰期,他決定“閉關”,全心研發新節目《子夜》。

  其間,河北大學發來邀請函,他同意了。堅決不讓學校派車,他開著人生第一輛富康車,一路兩個多小時,載著王立明到保定。

  那一年,400人的圖書館報告廳擠進了800人,門都被擠掉了。18年后,這次容納3000人的大禮堂也嚴重不夠用了。

  和以往演講不同,這次的《對白》是白岩鬆“兌現承諾”之舉。

 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,白岩鬆去年的兩會提案之一,是建議大學建設不能光提“雙一流”,還要關注非名校。他認為,985、211、“雙一流”高校已有非常強大的“化緣”和“吸金”能力,“北大百年講堂一個星期演講活動的內容,夠有的地方高校十年用的。”

  《對白》就是要關注非名校大學生的精神世界。節目計劃30場,從河北大學再到西部省份大學錄制。白岩鬆是活動發起人,董卿、俞敏洪、金一南、梁文道、蔣方舟等人也來一起完成。

  “白岩鬆態度很明確,平台勞務全部捐給高校公益獎學金項目。這一點,他說必須明確寫在協議裡。”王立明強調。

  河北大學演講開始,大屏幕放出18年前的舊照。頂著烏黑茂密頭發的白岩鬆和校園刊物《直覺》的學生記者合影,並簽名寄語:“相信直覺但更相信理想。”

  現場“哇”聲一片,手機被紛紛舉起。隨后,白岩鬆侃侃而談微信朋友圈9張圖的選擇、英國王室招新媒體小編、5G商業牌照發放等。

  “沒有一定的媒介素養,你連朋友圈都混不好”“當海量信息和沒有邊界之后,正在產生一種癮,然后人變得越來越沒有耐心”。

  琢磨新媒體卻又審慎保持距離,在王立明看來,老白的“矛盾”是一種定力。

  “不用微博微信,是為保証時間不被碎片化。他一直在自我迭代,更新操作系統,網絡流行語他都知道。傳統媒體是根基,他的枝杈一直往外延伸。”

  王立明還記得2015年12月31日晚那場央視新聞頻道的跨年直播。白岩鬆提議用七種顏色呈現“新聞的表情”。

  直播結束,王立明把自己要辭職去新媒體的消息,第一個告訴白岩鬆。那年,白岩鬆的同事張泉靈、李倫、張潔等先后辭職。

  央視辭職潮中,去當投資人的張泉靈的話成了沸點:“人生時不時被困在玻璃缸裡,久了便習慣了一種自圓其說的邏輯,高級的還能形成理論和實踐上的自洽。”

  2016年,面對外界對身邊人離職的追問,白岩鬆用自己“太傻太貴太笨”這樣的托詞輕輕滑過。轉身,他坐火車去更偏遠的高校“傳教”。

  時光荏苒,“新人”輩出。《對白》河北大學現場,總有人會問起白岩鬆的“徒弟”——人工智能機器人小白。2019年兩會,小白已經在央視“上崗”播報新聞。

  白岩鬆坦白:“為了小白的聲音集成輸入,我錄了兩萬字。聽它說1分鐘話,這不是白岩鬆嗎,神了!聽5分鐘,真像!聽到10分鐘,還是跟老白說說話吧!它沒有任何情緒變遷。”

  有同學好奇問:“老白,你擔心自己被機器人小白取代嗎?”

  白岩鬆回應:“說我怕它,真逗!哪天它真太猛了,我給它斷電!”

  “師父這樣皮啊”

  “東西聯大”總群有66名成員,隻少了白岩鬆。他設立的這個公益課堂,每年招收11人,學生來自北大、清華、人大、傳媒大學的傳媒相關專業,如今已經開辦到第七屆。

  北京電台主持人靜娛是“東西聯大”第一期學生,她還記得,她把《白看世界杯》轉到群裡后,大家此起彼伏涌來的表情符號。“666”“師父這樣皮啊”……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网友评论     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
主页小编 :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,请大家把(主页)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匿名评论
Copyright © 2013-2019北京赛车群 版权所有